漫畫/王啟峰東莞市41歲的幹部蔡某某,妻子孩子均移居香港,前一段時間選擇向組織辭職。這是廣東強力治理“裸官”的一個縮影。
   目前,廣東基本完成對“裸官”任職崗位集中調整工作,數百官員被調崗,其中調整市廳級幹部9名。廣東省委組織部有關負責人透露:“今後,對‘裸官’發現一起,處理一起。”
  要麼把家人遷回來要麼接受組織調整
   今年1月,中央頒佈新修訂的《黨政領導幹部選拔任用工作條例》,其中明確規定:“配偶已移居國(境)外;或者沒有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國(境)外的”,即人們通常所說的“裸官”,不得列為考察對象。
   在蔡某某辭職之前,廣東各地開展了旨在摸清全省國家工作人員中“裸官”情況的全面調查。廣東規定,對配偶已移居國(境)外,或者沒有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國(境)外的幹部,要限時從重要崗位調整下來,其中省管幹部在4月底前基本完成,其他幹部在5月底前基本完成。對經過甄別、確認屬於應當調整崗位的幹部,要麼把家人遷回來,要麼接受組織調整,兩樣只能選擇一樣。
   記者調查發現,廣東“裸官”地區分佈差異較大。與珠三角相比較,粵東西北地區“裸官”很少,比如揭陽、茂名各有2人,潮州、河源各有1人。毗鄰港澳的東莞,被視為“裸官”問題相對突出的地方。該市共對127名幹部崗位進行了調整,其中處級幹部19人、科級幹部及其他國家工作人員108人,市直單位“一把手”5人,鎮黨委書記、鎮長6人。
  被調整官員唱《渴望》表達複雜心情
   任職崗位調整的一個動作,是組織上與這些幹部進行一對一的談話。東莞市委組織部副部長司琪說,有的是幹部本人思想不通,有的是家屬思想不通,有的幹部帶著家屬來一起談,在選擇時很糾結。“談一次不解決問題,就談兩次、三次,甚至談五六次。”
   東莞一位鎮黨委書記反覆做妻子工作,但妻子還是不願意回來,只能由組織調整崗位。在交接會上他唱了一首《渴望》,“悠悠歲月,欲說當年好困惑”,表達自己複雜的心情,在場幹部也深受觸動。
   廣東省委黨校副校長楊建偉說,“裸官”不一定是貪官或作風有問題,但公眾對公職人員的政治倫理要求很高。你把家人移居到外面去了,怎麼讓人相信你不是“身在曹營心在漢”呢?官員的身份就決定了他們應該對國家有更多的獻身精神。
   據《人民日報》等
  專家
  “裸官”更易成貪官
   “裸官”一詞最早出現於2008年,首創者為民盟中央委員、蕪湖市政協常委周蓬安。5月26日,周蓬安做客人民微博微訪談時表示,“裸官”較一般官員更容易成為貪官。
   周蓬安提出了四點理由:一是“裸官”親屬移居境外後,龐大的開支僅靠官員工資肯定供不起,因此需要吃“夜草”;二是“裸官”遠離配偶,更易包養情婦、情夫,而包養情婦、情夫的官員,不是貪官幾乎沒有可能;三是“裸官”因為一人在國內,將貪腐的資金轉移境外感到更安全,也更容易操作;四是即使遭到查處也沒有被抄得傾家蕩產,最終“犧牲我一個,幸福一家人”,少了這份後顧之憂後,腐敗起來就更加肆無忌憚。近年來,貪腐案發官員中“裸官”比例飆升。《財經》雜誌2013年10月製成的《中國“裸官”報告》,彙集了59個落馬“裸官”案例,其中有身處要職的政府高官,有地方或職能部門獨攬一方權力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也有各類國企高管。
   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教授李成言表示,“裸官就是外逃貪官的預備隊”。
   國內“裸官”到底有多少?2012年,時任中國監察部部長兼國家預防腐敗局局長馬馼接受採訪時稱“恐怕這個統計數字現在還拿不出來”。至今官方未公佈這個數字。
   據《時代周報》
  中紀委
  國際追逃追贓要加大力度
   據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消息,中央紀委昨日召開了中央國家機關有關部門國際追逃追贓工作座談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外交部、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司法部、中國人民銀行等部門參加了此次會議。
   中央紀委副書記、監察部部長黃樹賢在會上說,追逃追贓是反腐敗工作的重點任務之一,是遏制腐敗蔓延的重要手段,關乎黨心民心、關係國家形象。各有關部門要思想上進一步重視、力度上進一步加大、力量上進一步加強,決不讓外逃腐敗分子逍遙法外。
   黃樹賢表示,國際追逃追贓工作是一項複雜的系統工程,需要通過外交、司法和金融等多種渠道,採取引渡、遣返、勸返等多種手段,既要堅決打好攻堅戰,也要有打持久戰的準備。要努力營造有利於國際追逃追贓的氛圍,讓外逃貪官無所遁形。
   據《北京青年報》  (原標題:廣東數百“裸官”被調崗)
創作者介紹

t 骨

kiwxuqpacnt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